香烟袅袅 经忏声声 ——上海钦赐仰殿见闻

来源:  |  时间:2013-11-19 19:21:23

因为学习的需要,我作为一个全真道士受中国道教学院的派送到上海学习正一道斋醮知识。上海道协史孝进会长安排我住在浦东新区的 是展示道教文化的窗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进一步落实,这里不只是满足信教群众烧香拜神求福还愿之地,它还是一个学习传统文化的基地,也是一个旅游胜地。因此,对住庙的教职人员是一个新的挑战,他们不仅要有沟通神灵的宗教本领,还要具有联系信教群众的本领,把宗教理论与教义解释宣传给他们,让他们对道教不但有感性的认识还要有理性的认识。这就要求教徒要有丰富的文化知识和理论水平,还要有宗教修养和应世能力。钦赐仰殿道观在这方面做的很好,建有藏经楼和图书室,制订了完善的学习管理制度,每周星期二晚上请专家、学者到道观来讲授道教知识或文化知识或时事政策,举办知识竞赛,鼓励道友走向社会学习文化知识和技能,道友间比学赶帮,各显其能,形成了一股良好的学习风气。良好的道教素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和信士。

道德楷模后人钦

该观是个香火庙,以经忏为主。我在那里学习的三十多天里天天有道场,大都是两场,多时有四场。他们从早上八点开坛到下午四点钟左右散坛,除吃午饭休息一小时外,其它每坛间只休息十分钟左右,有的时候做到晚上八点多钟,一天下来是很辛苦的。由于这个庙注重斋醮法事,道场较庄严,行持也注重威仪,科仪讲究传统,对经典、科仪掌握得比较娴熟,当地的群众信仰基础也比较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有一个著名的老高功法师薛明德道长以身作则,言传身教。老人是道士世家,他对传统的科仪都继承下来了,到他这代已是二十二代。老人家有丰湛的道教功底,对道教的教理教义有很深的见地。别看他已是快八十岁的老人,可他做法事时,声音洪亮,字句铿锵,举手投足,刚劲稳健,中规中矩,如仪如法。他对年青道友的学习抓得比较紧,在学习上要求后学非常严格,严肃认真,一腔一韵,一印一诀,步罡绕坛,召将请圣,科式文书,讲究传统,按威仪行道宣科,凡事亲躬。他已培养出很多年青道友,在庙里担任高功法师。由于我不会说上海话,他们做法事,大多数我听不懂,白天只能坐在殿堂里跟着他们找感觉,只有在晚上才能到他老人家房间里去开"小灶"。按规定庙里是四点半吃晚饭的,他一般是午饭多打点饭,晚上把剩下的冷饭加点开水煮稀饭吃。有一天他做法事到六点多钟才散坛,我吃饭后见他还在做,就想晚上不打扰他了,到他房里跟他说,他很生气地说:"你是来学习的,你的时间有限,你想学就来,你不用管我?选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选你来学习是为了道教,我教你也是为了道教?选"听到这话后,我颇有感触,很难为情地回到房间把科本拿来,他一边用电热杯煮饭一边按照科本教我,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把他没吃饭的事给忘了,大概也是他老人家饿了吧,他说:"你先复习一下今天学的,我要吃饭了。"那时,我突然感到心里酸酸的,很难过?选我怎么把吃饭的事给忘了呢?芽第二天晚上我去学习时他首先跟我道歉说:"我昨天晚上的态度不好,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芽"我说:"我是怕您太累了,您是愿我多学些东西,我怎么会生气呢?选我很感激您老,您给我树立了榜样,您不但教我知识,还教我怎么做人。"每次学习之前,他叫我先看科本,再用半上海话半普通话给我讲授科仪内容和"作用"(作用,即是科本中不记文字,只有高功大法师才知道的秘旨动作和用法,是历代或上代高功大法师的心传),涉及到"高功须知的操守"时,他也不保留地传授给我,并说这些在过去是只有"得意"徒弟才能得到的,希望我把它学好,我说:"我会努力的,我不会忘记您老的教诲和恩情的?选"在教授过程中我又一次领略到什么叫"道尊德贵"?选他老人家见我学习很认真也很高兴,他逐字逐句的念给我听,在一些关键的地方还给我写出来叫我背熟它。因为语言的问题,有些一下没弄明白的地方,我请教时,他老人家总是耐心的解释并把它写在纸上。他老人家慈善俭朴,和蔼可亲,对我的生活也是很关心的,见我穿着单鞋就问我冷不冷,生活习惯吗?芽他那严肃认真的态度,不辞辛劳的教诲,很让我感动?选他的那种关爱,那种事业心,很让我敬佩?选他毕竟是个快八十岁的老人了呀 

  • 上海钦赐仰殿遇见道教正一派的薛明德大道长
  • 上海钦赐仰殿道观[道学讲堂]何为老子之道
  • 上海钦赐仰殿道观讲座预告:形神相契—道教信仰的哲学基础及其境界
  • 钦赐仰殿道观2019年度工作会暨新春动员会
  • 上海钦赐仰殿道观7月25日起道观有序恢复对外开放
  • 编辑:
    推荐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