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搜索

陶野:云台山晚钟 (苍溪云台山道观)

道教在线2021-04-09 20:34:41

道教在线 居士专栏 “ 陶野:云台山晚钟 (苍溪云台山道观)”如果你喜欢请转发给你的朋友吧!

1.jpg

©摄影 王雄


“欢迎来川北广元作客。”每次与外地友人道别时,我总要坠上这么一句话,“我会陪你去老家苍溪登云台山的。”

“登云台山?”友人总是会惊奇地问,“苍溪有这么一个地方吗?”

“有,他就隐居在苍溪的深山里。”我赶紧补上一句,说,“对于今人而言,云台山是养在深闺苍溪不被人识罢了。”

接下来,就像极是戏剧舞台上的数板一般,我逐一地报出了伏羲妙手偶得太极八卦图,黄帝娶嫘祖相仓颉和歧伯……秦末萧何月下追韩信,汉末张陵舍身成仙,张鲁避曹魏;东晋顾恺之《画云台山记》,葛洪修身道家书法;唐武则天使田道士入蜀投龙,吴道子绘《嘉陵江三百里》……乃至清康熙使忠州学正我那位先祖陶淑礼回籍投龙等等,底气十足地一口气给数板了一扒拉与云台山有关的史事。


2.jpg

©摄影 白雨林


每当如数家珍地报来这些史事时,我还禁不住地吟哦道:

风驭忽泠然,云台路几千。

蜀门峰势断,巴字水形连。

人隔壶中地,龙游洞里天。

赠言回驭日,图画彼山川。

这是唐·武则天执政时,宠臣宋之问写给一个俗名叫田施存的道士的。当时,武则天执政,为了巩固其霸主地位,向天下各名川大山分派出道士相继投龙,将文简、玉壁、金龙用青丝捆扎,投入各名川大山,以祈求社稷平安,苍溪云台山更在其列。田施存道士本四川苍溪云台山下人,少时上山悟道,三十八岁即得道,被武则天征招为投龙士,深得武则天洪恩浩荡。宋之问时任左奉宸内供奉,善献媚武则天,特为田施存道士写了这首题名《送田道士使蜀投龙》的诗歌。

 我曾经考究过苍溪县云台山下田氏家族渊源。苍溪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四川著名诗人田俊先生,家住苍溪县云台山下,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毕业于四川民族学院,对其家族渊源是很有研究的。当时,田俊先生拿出一册古残本族谱应证了我的猜测,其间,收入了宋之问的这首诗歌。田施存道士正是田俊先生的先祖,是继张道陵之后苍溪县云台山第二十代大宗师,子孙世代住在苍溪云台山下。

3.jpg


然而,每当友人真的来了,我竟然总是为如何登云台山而拿不定主意,是徒步爬坡上去呢,还是驱车直到云台山顶?要知道,友人中大多是儒雅之士,如果爬那么老长老长的山坡,从阳鱼山脚,登上阳鱼山的尾巴,再爬到阳鱼山的额末,怕是人人体力不支,个个疲惫不堪,也就无心领略云台山的阴阳太极鱼山和围绕云台山八方团团转的八座卦山的风光和奥妙了。要知道,像极山西师范大学袁有根教授那样有毅力多次拜访云台山之人,在现实中是少有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袁有根教授先后三次来苍溪拜访云台山。那时,云台山之类的文物保护还属于文化馆代管之能事,我在苍溪县文化馆工作,便有缘两次陪同袁有根教授拜访云台山。第三次,拜访云台山将钢笔手绘的另一份云台山阴阳八卦图赠送于我,我至今珍藏。可是,如果只是在云台山下的凹面,即阴鱼太极渊游览,或者驱车直抵云台山顶,即阳鱼太极山顶观光,我又生怕会怠慢了人家,毕竟友人远道而来嘛!

话虽然是如此地说,其实,我爬云台山的次数也是少得可怜,也仅那么七八次而已。这一次,因新冠疫情久困于家,我猛然地萌生了又一次登云台山的念头。

是的,一直以来,我总认为山是有生命的。这无论山的大小,也无论山的光景,只要是山,我就坚信她是有生命的。而人只有在登山的时候,往往才能与这个伟大的生命来一次心无杂念的回归。而每一次剧烈的喘息和每一次的紧咬牙关,都是人对这个伟大的生命的一次最原始的体验。我对山的这种说法,不一定被更多的人以为然。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于山的确如此的坚信。


4.jpg

©摄影 白雨林


有登山者,在登上一座山之绝顶后,就会与人自吹自擂他何时又征服了某座高山,这令我实在地不敢偶同。

试想,对于一座山,一个伟岸的生命,怎么能轻而易举地就会被人征服了呢?山之无言,实在是山的本性所决定罢了。

事实的确也是如此。

自然界的生命,在知悉了它的属性之后,人类对它是可以驾驭的。但是,除非你把它给彻头彻尾地消解了,不然,它生命的属性是永远不可能被征服的。

“打不死的吴清华,我还活在人间。”这是碗碗腔《红色娘子军》里面被压迫者吴清华的唱词。人尚且如此,更不说如此伟岸的有生命的山了。

谁又能阻止沧海变桑田,桑田化沧海呢?

谁又能不让小草和树木生长呢?

谁又能阻碍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的天地之性呢?

为此,我说那些称自己又征服了某座山的人,实在是一种妄自尊大了。


5.jpg

©摄影 王雄


初春的傍晚,试着向云台山徒步而行……经粉壁垭,到三岔河,直上田家坪,登铁板桥,抵阳鱼尾,顺脊而上,过云台观,继续顺脊而上……最后达阳鱼山嘴--云台山顶。

向云台山顶爬行的时候,我的心中对云台山是始终如一地怀着一种最真诚的敬意的。

从深谷吹来的料峭寒风,总像极是带着云台山顶道观里那一抹隐隐约约的晚祈的钟鸣声一般。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从我迈出第一步起就是有了的。

或许这钟声正是我所期望要听到的,而且,已经在我心中萦绕了许久许久啦……

是的,面对这座“一山一教”,决不也绝对不相混于其他的宗教名山,山就是一个教,教就是一座山,一个俗人是没办法不诚心祈福的。

面对着历代无数神明的仁爱,谁都没办法不去做一次虔诚的参悟,尤其是在这薄阳寡辉的黄昏。

沿途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土,我知道是任谁也无法改变的,甚至都弄不清云台山沿途曾经发生过什么,那道观里残留着的又都是谁或谁们的氤氲气息。

但是,在某一天,从心里离开云台山,甚至于身心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想云台山依然在这里静静地等待着,等待下一个来访者的交流,或是一个新的伏羲也说不定。

那么,这里面又该有多少轮回的秘密啊?或荡气回肠,或清汤寡水。

这么一想,这一次,我只身留宿在了云台山顶的道观里,以孤灯为伴,静静地感受着这轮回里的秘密,和这秘密里的一种特别的意蕴,已然相当于再一次地对云台山宗教式的膜拜了。


6.jpg

©摄影 白雨林


初春,实在不是上云台山最好的季节,但是,的确是最能够让我感怀的时令。

云台山只是一座被世人遗忘了的道山。正因为如此,我以为她才更见道家的风骨与神韵。

天下名山大川多得是,比如泰山黄山峨嵋山庐山青城山,又比如嵩山武当山九华山,也比如珠穆朗玛峰长白山华山武夷山等等等等,任世人一口气背出许许多多的名山大川来,他们与世态同凉热,又总像极是要远离世态凉热一般。

大大小小的宫观当然是供奉神明的,也是释道之徒参禅悟道的所在,更是香客们寄挂心迹的场所。这样,晨钟暮鼓有了,袅袅青烟有了,无量天尊的祈祷声也有了……天下名山大川也总是少不了各式各样的人间烟火味十足的别墅,这则是俗人的住所,它们或者窝在名山半腰,或者蹲在名山脚下,寻一个背山面水的椅子弯,但是,与名山大川相比,看上去总有那么一点像极了一个无知的小孩一般。勾心斗角得累了,俗人就傍天下名山大川而居,误以为可以求得个心静,但是,往往总不被释道所接纳,就连居所也另称为别墅,足见其要害了。

不过,那些别墅红的、白的、蓝的、绿的、紫的、黄的、灰的、橙的、青的屋盖,散落并点缀在料峭的寒风里,倒也有几份别致。陈旧一些的显出一种凝重的韵致,新鲜一些的则渲染出一片灼灼其华,烛照人世的灿烂。红于二月的霜叶散布其间,这儿三五片,那里七八页,提醒着人们岁月和季节的变迁。


7.jpg

©摄影 白雨林


文人是另外一个物种,我一直就如此以为,因为他们素来就有非凡的悲悯的情怀。

面对着一派冷落,凋敝 ,荒凉,萧索 ,萧条 ,衰落……的二月景象,聆听着枯溪浅唱,和不远地嘉陵江、宋江的滔滔不绝之声,我想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文人从来不缺乏想像,眼看着一个个生命在这个季节里无声地衰落,联想到人世无常,也就难免会生出几许凄凉来。

于是,最伟大的悲情史家文人---司马迁,千里远来到了云台山,亲身登临云台山,考察伏羲出生遗址,为云台山揭开了旧石器中晚期文化史面纱。

司马迁是孤独的,在他之前和之后,上云台山的人里面,包括我在前所述的也有许多人是孤独的,这当然也包括我在前面像戏剧舞台上数板给友人们所报出的那一扒拉与云台山有关的史事里的人,基本上都是在人生最需要翻一个篇时,往往才想起了远在苍溪深闺里云台山。

诸葛亮最善卜卦,往往运用于军事战争中,既然来了蜀北,是否登过云台山,我手里能翻阅到的史书无任何记载。但是,我想诸葛亮应该是登过的。毕竟云台山是天生的太极八卦啊!而且,是华胥氏的家乡,更是伏羲生长和发明太极八卦的源泉。


8.jpg

©摄影 王雄


史书说,某一天,年轻的华胥氏,登上了家乡的云台山,在山顶玩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雷泽,有许多的大脚印。华胥氏好奇地踩着这些巨人的脚印,比较她的脚与大脚印究竟小了几何。正是这一好奇的比较,后来,华胥氏竟然怀孕了,经过了十二年的孕育,才生下了伏羲。

刚出生时,伏羲却和正常人不一样,有着蛇一般的身子,只是脑袋和正常人一样,所以,华胥氏给取名伏羲。

我想,巨人的脚印其实就是伏羲的父亲燧人氏来云台山时留下的。

燧人氏是成纪人,即今甘肃省天水市秦安县人,定都在陈地。因为研究太极八卦,燧人氏沿着白水,也就是今天的白龙江,自西北向东南而来。千里水路后,燧人氏抵达了白龙江和宋江拥抱的云台山。寻寻觅觅,燧人氏竟然偶遇了华胥氏,有了一份格外而异乎寻常的收获,这就是伏羲。

在那个母系时代,伏羲出生后,自然留在了云台山脚下嘉陵江和宋江拥抱的母亲华胥氏的家里成长。

因为常年与云台山朝夕相处,伏羲从大自然中得到了灵感,在十二岁那年,创造出了太极八卦图,完成了父亲燧人氏未竟的心愿。

其实,燧人氏找到了云台山,肯定是知道脚下凸起的高大山是太极阳鱼,侧边凹下的宽深涧是太极阴鱼,但是,只因苦久未能发现八卦,而未能悟出太极八卦之奥妙。


9.jpg


伏羲正是对云台山的艰苦卓绝的考察,和对云台山八方外艰难困苦的考察,才妙手偶得地发现了围绕云台山团团转的紫阳山、铜鼓山、博树崖、文成山、双山垭、文笔垭、北斗山、冒火山八座巨大的高山正是八个卦山,而且,每一卦最外面的卦爻是初爻、最里面的卦爻是上爻,防止震卦与艮卦、兑卦与巽卦颠倒混淆,最后,才创造出人类太极八卦图。

自春秋以来,中国学术总于易学一体,由伏羲氏画太极八卦图到老子出关后之时,《易经》之学于天下兴盛。

至今,我不知道究竟是一种什么因子让伏羲之后的云台山令天下人追捧不已。云台山的奥妙不是都写在了《易经》里面了吗?


10.jpg

©摄影 白雨林


据《云笈七签》等史料记载,西汉初张陵亲自率领三百七十名弟子,住治上即云台山上修道炼丹、传道试法,七试赵升,“九丹遂成”,然后,自掷太极阴鱼深谷中,对弟子王长、赵升授以要道。

三百七十名弟子,想想看,你再想想看,那么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他们个个白衣白袍,白须飘飘,执著地登上了云台山,像极是赶国际盛会一般,这在道教史书的记载中都十分少见的。

可见,在张陵时代,当年的云台山是多么的辉煌啊!难怪后人又称云台山为灵台城。

说句掉在地上嘎嘣碎的话,我不只一次地在心里寻思,他们的这一壮举,或许就是为了某个感悟,也或许是他们早就已经感悟到了什么的。但是,这些感悟往往是不能被说破的,就像极窗户纸不能被捅破一般,同时,也是无法与他人共同分享的。

既然只能放在某一个人的心里边,那么,感悟又有什么作用呢?他们之中的许多人还写过不少的诗文,而那些诗文无论是吟哦还是吟唱出口来,拿我家乡苍溪人的话来说,往往也就顿然划上一个碗大的“菜籽”--“0”圈圈。

然则,他们的那些诗文又是写给谁看的呢?看来,他们的孤独和感悟也是希望有人来一同品尝和分享的。


11.jpg

©摄影 白雨林


史、志、谱有记,自明代洪武四年,即公元1371年,到清宣统三年,即1911年,苍溪陶氏十八代人中先后有二十余人上了云台山,他们或于少年,或于中年,或于晚年归隐云台山终其一身奉道,这自然不包括每一代苍溪陶氏里的众多居士。

更令人吃惊的是,其间,也不乏仕途正旺之人。比如:明代国子监司丞陶文举、教授陶懋业、平阳府同知陶于宾……清代忠州学正陶淑李、朝廷銮仪卫云麾使陶奂、提督九门巡捕中营游击陶鸣皋等等。

云台山于我的先祖们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呢?要知道,他们中的许多人可是中断辉煌仕途的人啊!难道还真有比光宗耀祖的仕途更重要的吗?这在当今,实在地令人难以想像。

在光宗耀祖后,我的这些先祖们竟然登上云台山后从此不再下山,直到终老。有的还因为传道,不远万里,飘洋过海,到了美国、日本、朝鲜、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乃至香港、台湾等地,而且,世代落籍于海外。偶尔自海外来,我们彼此盘谈,竟然也亲和,毕竟骨子里流淌着同样的因子嘛!

这么一想,我忽然觉得那些高山一样的先贤大家,其实也是很可爱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一个法号叫清灯映颂性灿所录的《野云映禅师宗统颂》里,看到清代我那位在忠州做学正的先祖陶淑李所撰修的《野云映禅师塔铭》,管中窥豹,从中完全看出,由于内心的矛盾和挣扎,先贤大家才选择了并归隐奉道的根本所在,正是因为奉道消解了他们心中的块垒,从而,停止了挣扎,这本身就已经具有了一些宗教的意味,更何况他们其中的几位正是中国道教史必书的人物。


12.jpg

©摄影 白雨林


你是不是还记得,我之前已经说过云台山也是有生命的话。云台山它被长江的第一大枝流--嘉陵江,和嘉陵江的第二大枝流--宋江,给千万年不松手臂地拥抱着,也千万年不竭地滋养着,它的个性里面充满了“水”的特有的一种圆融。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这一大片山水天生就是为了启迪人的智慧而生的,难怪近年有那么多人,特别是如美国、德国、新家坡、韩国等,还有如香港、台湾的道家弟子和道教学者们,都把云台山当成了道教之源,年年岁岁地来朝圣。

哪一天,或许我也会上云台山?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确时常听到云台山传来的渺茫的晚钟声。


13.jpg

©摄影 白雨林



                  


2020年2月18日写

2020年5月24日二改

2021年4月4日三改


作者简介:

陶野,本名陶嘉陵,号离堆居士,1963年出生,四川苍溪人;1987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学院,先后做过中学教师、行政机关秘书、文化馆创作员。1995年起服务于川北某党报社,现任广元广播电视报总编辑。

1983年开始文艺创作,200余万字的文艺类作发表于《四川文学》、《南国诗报》、《广西文学》和《朔方》等国内外公开出版的专业文学杂志,并有50余篇(件部)文艺类作品获省、全国一、二、三等奖和金奖;已出版发行了短篇小说选集1部、长篇小说2部、散文选集1部、剧本选集1部、长篇报告文学1部、应用新闻写作专著1部等。

依旧忝列的文艺组织有:四川省作家协会、四川省戏剧家协会、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


提示: 更多内容请点击玄门文摘 > 居士专栏 > ,如果你还想了解 云台山 的信息请登录论坛交流吧 !

责任编辑: 举报
声明:道教在线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凡本网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对其负责。

02

星期五 12/2022

7*24H 道教快讯

10时10分
广西自治区宗教团体服务中心马永强率队到广西道教协会走访调研

11月30日上午,自治区宗教团体服务中心副主任马永强率队到广西道教协会开展..

10时08分
海南省道教协会三届三次全体理事大会在海南玉蟾宫召开

12月1日,海南省道教协会在海南玉蟾宫召开三届三次全体理事大会,会议继续..

09时45分
龙虎山道教学院教师参加宗教院校评估专家培训班

11月26日,宗教院校评估专家培训班在线上开班,我院副院长兼教务长张健及各..

09时03分
晋江市道教协会对全市道教开放活动场所进行规范管理大检查

为加强道教活动场所的规范化管理,确保晋江道教界的安全与稳定,2022年11月..

10时52分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 郴州市道教协会常务理事学习小组成员争当先锋

11月24日,郴州市道教协会开展了常务理事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视频会..

07时57分
进贤县道教协会集中宣讲二十大精神

2022年10月16日-22日,由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的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

看更多快讯,关注道教在线公众号

道教在线

国内道教信息及宗教类平台前十强

马上关注